第152页

你非替身 作者:是阿修啊

第152页

      他只是生来运气不好而已,他本该是天灵根的!
    如果他有天灵根,他一定会更出色!
    画面再次一转,他躺在床上,瘦小狭窄几乎没有灵气的丹海硬生生挖开,灵根剖出,他痛到撕心裂肺。
    可没关系,他马上就有天灵根和元婴了!
    然而画面再次跳转,他已经晋升元婴。他手中拿着剑,已经挥练了几百次,可无论如何也使不好。
    不管他怎么练,他的剑就是使不好。
    “算了,你不适合当剑修,还是当音修吧。”
    当音修吧。
    当音修。
    你的资质不配。
    即便得到别人的一切,你还是不配!你就是个废物。
    第66章 你的东西?
    比试台正空,影像还在继续,应天宗宗主脸色惨白。他看向正座上的谢云凌,如今只有谢云凌才能帮他,然而谢云凌一改先前的懒散,难得抬起下颌,随众人一样认真地看空中影像。
    大衍皇朝,呵,简直可笑!
    毕竟活了上千年,应天宗宗主很快调整好心绪,强行压住死人般苍白的脸色。他阴狠看着台上的落闲,比试台上的影像,以那个角度来看,分明是早死了许久的许瑢。
    落闲。
    应天宗宗主暗中咬牙。
    若只有影像,他还能说影像是编造的,可如今容玖瑜陷入落闲两个七品大阵,虽然立下誓言不能说出容玖玉一事。但容玖瑜并未直言,一个劲囔着那些东西是他的,果然不堪大用!
    似乎察觉到应天宗宗主生啖血肉般的毒辣目光,落在比试台边缘,正看着容玖瑜发疯的落闲,微侧头,双眼对上应天宗宗主。
    一个渡劫一重的老祖,一个化神初期的四灵根女修。后者气势不仅没有丝毫被压制,黑沉如湖的眸子反而莫名让应天宗宗主背脊一寒,仿佛有巨人捏住他脖颈般。
    这个落闲……
    应天宗宗主按捺住心惊,最终他先移开了视线。
    影像已经来到两个婴孩换血的场景,锋利的灵气轻而易举割裂手臂。数万人看见那个名为容玖玉,仅有几个月大的孩子,血不停从手腕流出。
    婴孩哭得撕心裂肺,而他眼素来以为的圣人,没有任何怜悯之心,任由容玖玉哭哑嗓子。而对自己怀中的亲生孩子,努力哄着,用药减轻他的痛苦。
    几天换一次血,方好的手腕没多久再次残忍割开,血倾注流出。
    他眼看见尚不能说话的婴孩,已经看见应天宗宗主就像看见恶鬼般,只要应天宗宗主一到,丁点大的身子试图蜷缩着,缩到襁褓里想保护自己,然而这根本没有用。
    在场的女修看见这么小,这么乖巧可爱的婴孩,一点点干瘦下来。不禁侧开头,用手帕悄悄擦眼,男修也忍不住皱起眉头。
    纵然他这一生手中沾满了敌人的,或者妖兽的鲜血。可是对于自己的同类,还是这么个连话也不会说,没有任何反抗之力的婴儿,扪心自问,他这也下不了手。
    影像还在放,因为一看这些东西便是立下誓言不能外泄的,有天道的保护,这些记忆怎么可能放得出来?
    然而台上容玖瑜又是哭又是笑,一句一句狰狞地吼,他不是四灵根!他就是天灵根!你的就是我的。
    我本来就是天灵根!
    紫雷也是我的。
    听见这些话,在场无一人是傻子,不管这影像如何弄来的,但这就是真的,真真正正在一个人身上所发生的残忍到了极致的事。
    从婴孩时期的换血,再到婴孩逐渐长大。
    他就看见那个婴孩因为融血之后相貌逐渐同药谷中的容玖瑜相似,小孩因为天灵根,以及在剑修上前所未有的天赋。
    他就看见应天宗宗主不准小孩离开内宗一步,看见小孩像对待亲生父亲般对待应天宗宗主,努力地修炼想讨应天宗宗主表扬。
    然而应天宗宗主并未理会,只是更加严厉逼迫小孩成天修炼。
    小孩有一群师兄姐,因为在剑修上恐怖的天赋,因而引来他同样习剑的五师兄嫉恨。五师兄借比试教导之名,利用修为强行碾压,打断小孩右手。
    小孩不能拿剑,不能修炼,因为没有药,也没有人过问他,所以一个人忍着痛不说,拿着左手练剑,但因为右手确实不便,所以只修炼了几小时。
    当日,应天宗宗主发现小孩修炼时间不够,来找到小孩,没等小孩说话,直接一巴掌扇在小孩脸上。
    啪的一声。
    整个观赏台的人全部提起一颗心。
    没有留手的一掌,嘴里当即流出血,断掉的右手带着身子砸在地上,小孩一张脸青肿起来。
    落闲静静地看着对面困在幻阵中的容玖瑜,她看过一次许瑢的记忆,她很清楚现在到了哪里。然而,她少见地没有胆量再看一遍。
    神魂悄无声息来到落安身边,落闲释放魂力,在落安眼睫微动时,魂力如手般轻轻遮住落安的双眼,挡住落安的双耳。
    落闲传音道:“落安,我就不看。”
    她甚至不敢想,落安过去在应天宗的十九年究竟是如何过来的,那种全心全意把他们当做亲人,想要接近,但最后被伤得浑身是血。
    落安回道:“闲,容玖玉已经死了,不是吗?我是落安。”
    所有一切早就随着容玖玉那个名字一同消散了,他唯一能庆幸的是。那道在他双目失明时的,在他身处黑暗中,唯一的光,没有从出秘境就消失,而是留在了他的身边。
    --

第152页

- PO18 https://www.po18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