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意VS豆包(番外四十章)5000字

樱桃(师生H) 作者:小花喵

钟意VS豆包(番外四十章)5000字

      医院。

    阴冷的长廊,空气里弥散着刺鼻的消毒水味道,瘦小的身影蜷缩在长椅上,惨白灯光覆盖她头顶的发,隐约瞧

    见微低的小脸上剔透的水珠,鼻间泛红,哭的哽咽且压抑。

    Denny无措的站在一旁,手浮在半空中犹豫不决,安抚也不是,沉默也不是,最后轻叹口气,默默收回身侧。

    他大半时间同枪林弹雨打交道,哪有哄小女生的经验,若是其它女人在他面前哭个不停,以他这性子早已不耐

    烦的扬长而去。

    可眼下这个可是一枚小祖宗,还是被钟意捧在手心里疼的小魔王。

    他可不敢有丝毫怠慢。

    正对面的门忽的大开,顾溪远迈着步子走出来,小臂处挂着脱下的外套,略沉的脸色,看的门外两人同时一

    滞。

    豆包抬头,嗡嗡出声,“小顾叔叔”

    “怎么还在这?”顾溪远皱了眉,急忙将外套盖在小人身上,“不是让Denny送你回去吗?”

    “我担心小舅”

    顾溪远无所谓的耸耸肩,“他一时半会死不了。”

    “死”这个字眼,准确戳中豆包的泪点,脑中倏地晃过男人重重倒在她怀里的画面,他肩部失血过多,鲜红的

    血透染尽她的衣裳,吓坏了的豆包拥着他嚎啕大哭,死活不愿撒手,最后还是Denny唤来顾溪远,连哄带骗加恐

    吓,才从她怀里顺利抬走昏迷的钟意。

    人刚送到急救室,院长便匆忙来汇报情况,钟意右肩被子弹打穿,虽不至于致命,但也因伤及动脉引起体内大

    出血,必须立即手术取出子弹。

    在旁听个大概的豆包身子一软,若不是顾溪远先一步从后接住,小姑娘怕是会直接吓懵过去。

    顾溪远阴着脸一通怒骂加威胁,最后逼得院长连声致歉,连滚带爬的救人去了。

    好不容易等手术结束,豆包还来不及看他一眼,男人就被送去重症监护室,同时也预示他还未完全脱离生命危

    险。

    后来,顾溪远被院长请去,豆包整个人坐立不安,人一着急眼泪就控制不住的掉落,即便哭声已隐忍至最低,

    依旧能听见细碎的抽泣声。

    “小舅小舅他不会死的”

    顾溪远瞅着那双水汽蒙蒙的黑眸,无奈的直摇头,这小魔王从仓库跟到医院,整整哭了一路,眼泪似流不尽

    般,哭的人心都要碎了。

    他虽属风流浪子,但却极不擅长哄人,说白了就没那耐心跟闲工夫,可眼下,向来一言不合就发飙的某男,还

    是得给躺在病床的男人几分薄面,他弯下腰,露出他自认为最温和的微笑。

    “乖,你先跟Denny回家换身衣服,好好休息,明儿再来,这里有我在,不用担心。”

    小丫头吸吸鼻子,“可是”

    顾溪远故意黑脸,“你不相信我?”

    豆包摇头,眉眼低垂,暗自思索了阵,才慢慢抬眼看他,“我听小顾叔叔的。”

    顾少笑容慈祥的摸她的头。

    “真听话。”

    钟意其实并无大碍,很快便从重症监护室转至豪华套房,顾溪远信守自己说的话,当晚窝在沙发上凑合了一

    晚,也算是正儿八经的陪了床。

    可这医院沙发再高级,哪有自家软绵的大床舒服,于是钟意苏醒后的第一眼,便见到一双深红的眼圈,眼底写

    满了疲惫与不爽。

    “哟,醒了。”

    钟意的思绪仍处在混沌与清醒之间,好半会没搭他的腔。

    顾少爷摸着下巴处稀疏的胡渣,笑道:“你若再不醒,我又得被逼无奈给你下药了。”

    话音一落,床上的男人几乎一跃而起,嘶吼的嗓音,怒瞪的眼,“你特么”

    “啧啧,你这好不容易从死神手里捞回条命,悠着点,别那么大火气”

    顾溪远倒了杯水,递给钟意,男人接过玻璃杯,一口见底,喝个精光。

    “那家伙死了,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弄?”

    钟意勉强撑起上半身,伤口未愈,稍用力便扯开撕裂的皮肉,痛的他直皱眉。

    “俄罗斯那边的生意我会交给Denny,今后绝不再过问。”

    顾溪远一脸惊奇,“这些年你费了多少心血在这上面,真舍得就这么拱手让人?”

    男人气虚纤弱,幽黑的眸光竟比往日失了些许戾气,多了几分柔和的暖意。

    “舍得。”他低声。

    顾溪远笑:“为了小汐?”

    钟意抬头,似笑非笑的看他,“不然呢?”

    顾溪远一噎,活生生被喂了一桶狗粮,浑身都堵在难受,他面露嫌弃之光,咬着牙怒喷。

    “你差不多得了啊,我特么鸡皮疙瘩都被你恶心出来了。”

    窗外阳光明媚,橙黄的光透过玻璃,折射出银色的亮光,映照在男人雕刻版的完美侧颜上,他眸底的亮光掺杂

    着温暖的光翼,眉宇间柔的一塌糊涂。追新更多好文群⑦.8.609.98.9⑸

    顾溪远似被雷劈了般,错愕的扯着唇角。

    这情爱究竟是个什么恐怖玩意儿?

    居然能让杀人如麻的钟老板露出这种小男生才会有的青涩脸,简直可称之为惊悚。

    顾溪远看了眼腕表,道:“小魔王估计要到了,未免眼瞎,我就不欣赏你两情意绵绵了。”

    “你安心养病,其它事情我会处理好。”

    顾溪远一挑眉,算是别过,刚想转身,便听见男人低沉的声音,“谢了。”

    “客气什么?”顾溪远打着哈欠,声音懒洋洋的,“这些年你帮我堵了不少钱窟窿,这点小事我若都办不好,

    那我就真是个废人了。”

    说到这,他似想起什么,顺口一问,“对了,我有一事想不明白,你当时明明只要再拖个几分钟,我就赶到

    了,何必硬上,非去受这一枪?”

    “我不敢赌。”

    他说:“对于她,我一秒都不敢赌。”

    他现在一闭眼便是冰冷的枪支抵着小丫头的画面,后怕感令他气息弥乱,光想想心脏都无法承受。

    自顾溪远接手此事,他便在钟意手机里安装了定位软件,即使钟意在N1监控下不能同外界联系,死守在校门前

    的Denny察觉不对,也会第一时间知会顾溪远。

    以防万一,顾溪远不仅带足了人马,他连黑客界天才都带到身边,刚到渔港,便让其屏蔽周边所有监控,将监

    控画面设置在待机模式,这也是他能带这么多人大大方方进入N1视线的原因。

    钟意心里清楚,N1无非是想利用豆包来折磨自己,不到万不得已,他绝不会轻易伤害小丫头,但即使如此,他

    仍不忍心让她再受任何惊吓。

    所以,下跪又如何?受一枪又怎样?

    只要她是完好无损的,他就连死,都死的心甘情愿。

    “咚咚。”

    门外传来几声敲门声,似在试探,极轻的敲击力度。

    “人到了。”

    顾溪远抿着唇笑,“昨晚小魔王哭的那叫一个撕心裂肺,让人怪心疼的,你待会好好哄着。”

    说完,他几步走到门前,猛地一拉门,原本贴在门上偷听屋内动静的小丫头,顺着力道径直往前栽,可人还没

    站稳,就被顾溪远给推了出来。

    门又“砰”的声关上,豆包疑惑的眨眼,“小顾叔叔。”

    “嘘”

    顾溪远故作神秘,弯下腰,压低声线,“他刚醒。”

    豆包黑亮的眸“腾”的发起光,“小舅醒了?”

    “醒是醒了不过”他慢悠悠的拉低尾音,惹得豆包又绷紧了小心脏。

    “他现在情况很复杂”

    顾溪远摆出一副不容乐观的脸,暗声道:“人醒了,但身体太虚弱,还没脱离生命危险,如果”

    豆包呆滞,“如果?”

    “如果再受个什么气啊,或是有个什么烦心事,极有可能导致他急火攻心,分分钟暴毙身亡。”

    他说的正儿八经,豆包被唬的一愣一愣的,好不容易理解他话里的意思,眼底又蓄起了泪花,水光盈盈,小嘴

    嘟着,眼看又是一场大哭在即。

    顾溪远见势不妙,忙说:“你就顺着他点,别老跟他犟,说不定他气血一顺,身子立马就好了。”

    豆包闷着哭腔,真挚的问:“真的吗?”

    顾溪远慢慢勾起笑。

    “当然。”

    一分钟后。

    病房门被人轻轻推开,门外探进个小人儿,入秋的天,只穿了套牛仔衣裙,纤白的小腿裸露在外,齐肩发扎成

    两个辫子,松散的垂落在两侧肩上。

    她微微低头,没有第一时间看向男人,门关好,两手背在身后,身子轻贴着房门。

    沸腾的血液在钟意体内肆意流淌,融入每一寸紧密相连的血肉里,连骨虚缝间都被热液完全填满。

    “汐儿”喉间一滑,男人唤出了声。

    小人咬了咬唇瓣,低落的眉眼一抬,几滴晶莹的泪珠瞬间滑过小脸。

    钟意心一颤,语气都急促了,“你怎么了?”

    小丫头也不说话,瘪着嘴默默流泪。

    男人这会真急了,掀开被子作势要起身,可手臂用力时扯到伤口,不自禁的“嘶”了声。

    “不要乱动。”

    豆包用手背抹开眼泪,几步跑来,柔软的小手攀紧他粗壮的长臂,试图限制住他的动作。

    可下一秒,温热的大掌覆上她的手,微微一收,小手就被他握在掌心,再顺势一拉,小丫头一屁股坐在床上,

    来不及反应,古铜色的健壮小臂便圈在她腰上,将她一把收入怀中。

    他胸口好烫,如燎原的火光,几乎要燃化她背上的肌肤。

    小丫头叮咛出声,“小舅。”

    男人的唇有意无意的触碰她后颈的嫩肉,痒痒麻麻的触感令的她下意识想缩,却被男人更大力的禁锢。

    他压着嗓问:“谁惹哭你了?”

    小丫头缓慢摇头,勉强扭过头,男人松了松手,任她扭过身子对面他。

    “你还没脱离生命危险是么?”豆包苦着小脸问。

    钟意被问的莫名其妙,刚要张嘴,又听小人闷闷的开口:“小顾叔叔说你不能生气,不然就会暴毙而死。”

    “我不想要小舅死”

    一听这话,钟意便知个所以然,顾溪远那尿性他是见怪不怪,但小丫头单纯,自然抵不住他一通瞎忽悠。

    钟意盯着她泪眼婆娑的脸,唇角隐着笑意,问她:“那你该怎么做?”

    她掰扯着手指,认真的数给他听,“不跟小舅斗嘴,不气小舅,还有唔”

    她脸红红,有些羞。

    “乖乖听小舅的话”

    钟意笑了笑,“我看看,你究竟有多听话”

    那张小嘴似娇嫩的樱花瓣,一张一合的看的男人口舌干燥,胸腔的浊气压了又压,到底没忍住,掌心向上滑,

    一把控住小人的头,他眼底发直,灼光熠熠,豆包像是知道他要干嘛,娇羞的抿了抿唇,轻轻闭上了眼。

    男人压过来,唇缓慢靠近,空气间的热气似要燃至沸点,豆包觉得氧气正在逐渐消失,呼吸乱了,气息也不稳

    了。

    可就在双唇相触的那一秒,男人却偏过头,将唇移到她耳边,粗重的喘息声不绝入耳。

    这会儿小丫头到好奇了,“小舅?”

    两秒后,耳边传来男人压抑的叹息声,“我还没洗漱。”

    豆包咬紧牙,可下一瞬,还是抑制不住的低笑出声。

    男人直起身子,郁意写满整脸,他不悦的轻敲小人的脑门。

    “还笑,待会有你哭的。”

    傻乎乎的豆包自然没察觉他话里的深意,乐呵呵的扶他起来,跟在男人身后,随着他移步洗手间。

    男人刚抬手,小人已乖巧的为他挤好牙膏,漱口杯也装满水,一样样递在他手里。

    男人洗漱完毕,脸上沾着湿漉的水珠,小人拿出崭新的毛巾,掰过他的脸,垫着脚,一手勉强搭在他肩上,一

    手拧着毛巾给他擦干净脸。

    她动作又轻又柔,神色专注,丝毫未瞧见男人眼底不断喷涌的热焰,他强压着火,耐着性子等小丫头擦完,她

    落脚的那瞬,被钟意紧搂着一把抵在洗漱台上。

    冰凉的触感让小人身体一颤,两手不自觉的推他胸口,可听到男人喉间的闷哼声,她才想起他身上有伤,小手

    失了力,倒像是欲拒还迎般的调情。

    “不拒绝,恩?”

    洗漱后,唇齿间散开薄荷的清香,气息一丝丝滑进她鼻间,居然该死的好闻,豆包呆愣的眨巴眼,细声细气的

    回答:“不拒绝小舅”

    男人勾着唇笑,显然很满意她的回答。

    他高出她太多,要亲吻必须弯腰,可头刚刚低下,两只小胳膊就勾在他的脖子,在他颈后交错,小嘴自觉自发

    的凑上来。

    钟意见她急不可耐的小模样,心底软似春水,察觉到她拼命垫着脚,男人手臂一紧,环着她的腰往上一提,脚

    落地时下面垫着他的脚背。

    “不行”

    他身上还有伤,她哪敢踩的心安理得。

    “——别动。”

    “乖”

    隐忍的声线,低声哄着她,“让我好好亲会儿”

    豆包羞的小脸驼红,等抬眼去探男人眸,炙烫的吻迅速落在她唇上。

    他的嘴唇很热,呼吸更热,即使就这么轻轻贴着,酥麻感从唇边一点点渗进口腔,融遍全身。

    怀里的小人颤栗的发抖,钟意停下吮吸的动作,微微退开些,朝她不怀好意的笑:“这么敏感?”

    豆包哪受过这种调笑,气恼的想推他,可下一秒,他的吻再次落下,吮着她软滑香甜的唇瓣,含在口中细细的

    舔,舌尖探出,沿着她娇美的唇线来回勾勒,亲的小丫头晕乎乎的伸出小舌头与他作火热的唇舌缠绕。

    吻着吻着,两人呼吸都重了,男人的手不自禁的滑到她腰上,从衣摆处滑进去,揉捏她腰间细腻的肌肤,一寸

    一寸的上移,轻抚她柔美的背部曲线。

    他指腹带茧,所到之处能激起成倍的颤栗,小人被他爱抚的嘤嘤出声,迷醉般的低吟声令男人瞬红了眼,他疯

    狂的勾弄她的舌,吻的又深又狠,小人的意识已然焕然,紧紧搂着他,任他为所欲为。

    两指在她胸衣的纽扣上徘徊数秒,最后,男人沉了口气,抽身离开她的唇,手也利落的从她衣内滑出。

    她的思绪仍沉寂在湿热激情的深吻中,等回过神,人已经被他抱出洗手间,轻放到床上。

    他单膝跪地,温柔的为她褪去鞋袜。

    她喃喃低语:“小舅”

    男人上床,将迷瞪的小人勾入怀中,被子堪堪盖住两人身体,小脑袋陷在他的颈窝处,小嘴一张一闭,话又收

    了回去,乖乖的在他颈边蹭。

    他在她额前印下一吻,低声要求:“陪我睡会儿好么?”

    小人被他浓烈的男人气息包裹住,这会儿他说什么她都不会拒绝,她轻“恩”了声,本想挪挪身子换着更舒服

    的睡姿,谁知膝盖一动,触到一根又烫又硬的东西,她僵着身子不敢再动,慌乱的抬眸去看他。

    “嘶”

    男人倒吸一口气,再垂眼,眸光深沉的似要将她吃干抹净。

    “我可以不碰你。”

    他眼底燃起欲念的红光,嗓音嘶哑的警告。

    “但你若再敢乱动,小舅就没法保证了。”

    ——————————————我叫分割线————————

    (写了5000字并没有吃到肉的喵表示气的要发癫了本来因是深情的表白场面加肉肉,结果下章吧~喵哭唧唧~)

    又到了每本书一到中后期喵疯狂爱上男配的时间,顾少,喵向你表白!!!

    钟老板:“WTF?”

    喵:“咳咳,老板放心,肉会给您安排上的。”

    钟老板淡淡一撇,“多给点。”

    喵:“喳。”

    (最后一句,唔,肉香不香,看你们诚意了~坏笑脸~)

钟意VS豆包(番外四十章)5000字

- PO18 https://www.po18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