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意VS豆包(番外二十二)

樱桃(师生H) 作者:小花喵

钟意VS豆包(番外二十二)

      全场一时静无声。

    白老爷子满脸惊鄂,唇角生硬的扯开,还未张嘴,他身旁的白母却率先跳起。

    .啪.的一声,餐桌被她拍的震天响,青瓷碗勺抖的七零八落,她掌心通红,指尖发颤,明显是动了气。

    .你这是什么态度.她脸扭曲成一团,怒瞪着豆包,.惯的你没大没小了是吗.

    她厉声:“还不跟你小舅道歉”

    豆包执拗的回瞪她,“我就不。”

    “白、语、汐。”

    她冷着嗓,一字一句的喊着全名,那是最后的警告。

    “您吓唬我也没用。”

    “让我给这种人道歉”豆包圆润的下巴撇向餐桌上默默看戏的女人,话是对着白母说,目光却紧盯着冷面霜眉的男人。

    她奋力大吼:“我宁愿去死”

    话音落地,她潇洒的转个身,头也不回的往楼上跑。

    “你”

    白母一手扶着桌沿,撑住微微打颤的身体,呼吸急促激烈,血液迅速翻涌,她原想追上去给豆包来一通深刻的“家庭教育”,却被白老爷子眼疾手快的拦住她。

    “不准去。”

    “爸”

    “还有客人在”白老爷子捋了捋长须,轻咳了两声,低声提醒,“别失了礼节。”

    白母本也是一点就着的火爆脾气,这么多年更是被豆包的顽皮瞎闹气的日常暴走,她早不满钟意和白老爷子对豆包的过份溺爱,惯的这小丫头现在有点不知天高地厚了。

    成日疯疯癫癫的,哪还有点大家闺秀该有的模样

    可老爷子开了口,她也不敢不从,沉沉的舒了口气,回身冲莫娜勉强的扯扯嘴角,“不好意思,莫娜,我家这丫头脾性怪了些,阿姨替她向你道歉。”

    “白阿姨言重了...”莫娜姿态优雅的放下汤勺,扬起一抹淡笑,开始她的表演。

    “小汐同我之间有些误会,都怪我没处理好,惹了她生气..”

    戏演到一半,身旁的男人冷淡打断,“先吃饭。”

    这淡漠无情的态度,分明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莫娜戏还没演过瘾,可男人出了声,她也聪明的不再多言,转了个话题。

    “意哥哥,我还想喝一碗燕窝可以吗”

    说话间纤纤玉指推着磁碗挪至男人处,意思已很明显。

    钟意低眼一撇,嘴角勾了下,径直起身,“我吃好了。”

    他魁伟的身影消失的很快,白母见她面色僵硬,好心道:“要不,阿姨帮你呈”

    莫娜微笑,“我自己来就好。”

    低眸时,眉眼间明显流露出淡淡的失落之意。

    回房的豆包早被气的理智全失,狠着劲的揉捏大玩偶的耳朵,小嘴里念念有词,“死钟意、臭钟意,我诅咒你ED阳痿一辈子...”

    屋子里四散着小丫头叽叽喳喳的咒骂声,等骂爽了,口渴了,肚子“咕噜咕噜”乱叫了,这才想起自己刚光顾着闹事,居然连晚餐都还没吃。

    这对一名合格的吃货而言,简直不能忍

    于是,她鼓起圆嘟嘟的小脸不情不愿的朝外走,手一握上门把,身子却停顿了片刻。

    几秒后,某女别扭的小声嘟喃:“收回诅咒,改成就...就今天ED...”

    门一开。

    斜对面的房门也在同时打开,从屋内走出一个婀娜美艳的女人。

    豆包指尖缠紧,抠抓着门把,目光死死的盯着那扇门,“你...”

    “小汐...”莫娜浅笑着同她打招呼,做了美甲的手闪亮撩人,将柔顺的长发拢到耳后。

    “你找意哥哥吗”她望了眼身后,语调暧昧,“要等会哦,他还在沐浴..”

    豆包眸光渐冷,锁在她身上,“你怎么在这”

    “我出现在这很奇怪”莫娜假模假样的睁大眼,“你该不会还没听说白家要跟莫家联姻的事吧”

    豆包一秒呆滞,脑子倏地陷入到混沌不堪的思绪里。

    联姻

    见她这反应,莫娜了然于心,故意摆出一副深明大义的大气模样。

    “以前的事儿,我就当你是小孩子瞎闹,不跟你计较。”她笑言:“你放心,小舅妈一定会好好待你。”

    豆包一字一顿的重复,“小、舅、妈”

    莫娜眉眼温柔的点了点头。

    她冷咧一笑。

    呵。

    还真有意思。

    来不及给她反应时间,豆包已两步冲上去,眼看就要落下一个残暴的大耳光。

    可下一秒,她的手卡在了半空中,突然出现在莫娜身后的男人准确掐紧她纤瘦的手腕。

    “你放开我”

    豆包死命挣脱,胡乱扭着身体,气的直跺脚,眸底深红,似发了狂的小兽。

    男人沉声道:“你闹够了没”

    豆包抬眼,看向此时穿着黑色浴袍,发梢湿漉漉的男人,果真是刚洗完了澡。

    某女将后槽牙咬的“咯吱”响,她盯着眼前情意绵绵的两人,眸底带笑,苦味浓郁。

    “又要我道歉是吗”

    钟意皱了下眉,双唇紧闭。

    “反正现在不管做什么,都是我的错...”

    豆包盯着莫娜身后高大魁梧的男人,那迫人的强大气势,像极了她的保护伞。

    心间的郁结缠绕在一团,浓烈的让人无法呼吸。

    “你给我松手。”

    男人岿然不动。

    豆包怒火攻心,猛地跳起来张嘴就咬他的小臂,心里兜着火,齿间下了狠力,男人没有刻意凸起硬实的肌肉,任她疯狂的肆意啃咬出气。

    几秒后,她尝到口中腥咸的血味,讶异的松了嘴,见他小臂上落下深深的牙印,伤口处仍在往外冒着鲜红的血珠。

    她有些于心不忍,可又傲娇的不愿开口示弱。

    莫娜逮着时机,娇软的身子顺势倚靠在钟意胸前,惊呼道:“意哥哥你流血了..”

    说着嘴唇还凑到伤口前轻轻的吹气,担忧的抬头问,“疼吗”

    钟意没搭理她,甩开豆包的手,随意抹开手臂上渗出的星点血迹。

    低眸看她,是不容拒绝的低嗓,“回房去。”

    某女扭过头冷哼,到底也没再敢造次,悻悻然的回了房。

    门被她狠力甩上,整个过道都随即一震。

    莫娜明亮的美眸漾起春波,唇边扯开一抹只属于胜利者的笑意。

    本想好好享受胜利的硕果,谁知却被身后的男人冷淡的推开。

    她略显讶异的回身,“意哥哥...”

    “未经别人同意便随意出入男人的房间...”

    钟意脸色瞬变,冷声嘲讽道:“莫小姐这是随了莫家的家教吗”

    莫娜还未从喜悦中醒番,被男人的讥讽声刺的面部一僵,双唇光速碰触,可喉间却出不了一个清晰的字音。

    “我知道老爷子有意想撮合白家与莫家...”男人语调轻蔑,俨然没多少耐心跟她周璇。

    钟意瞥了眼斜对面的房门,想起刚才小丫头眼眶发红的委屈模样,心间涌现出一股持续高涨的无名火。

    “但你给我听清楚,我不会喜欢你,也绝对不可能会娶你。”

    “所以今晚,我希望是最后一次。”他音色暗的隐约能听出几分警告之意,“不要再去招惹小汐..”

    莫娜神色慌乱的睁大眸,试图为自己辩解,“意哥哥,我...”

    男人的下一句,直接将她打入至万丈深渊中,再无翻身可能。

    “她若真对你起了杀念...”

    男人微眯起眼,音调怪异又渗人,让人不禁瑟瑟发抖。

    他说:“我也只会是递枪的那个人。”

    我叫分割线

    原以为自己可以顺利写两章,直接写到决裂,but...临时有点事,写不完了,喵很抱歉~

    千呼万唤始出来,下章决裂,豆包雄起,然后一系列花式气小舅~对了~小徐也要出来了~

    请问小舅你准备好了咩啊哈哈哈~

    最后一句,你们懂得,感觉离4星越来越近了,开心~~

    ps:喵说一句,说实话,前面铺设的确挺长的,但喵一直认为感情本来就是相互纠缠的过程,真要死心真的是很多事情积累在一起。原本今晚就要决裂的,但喵临时加了这章,就是想把矛盾彻底激发,所以下章见分晓吧,最后,不好意思喵没写完,让很多小可爱没看到高潮部分,sorry了,明天补上~

钟意VS豆包(番外二十二)

- PO18 https://www.po18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