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意VS豆包(番外十四)

樱桃(师生H) 作者:小花喵

钟意VS豆包(番外十四)

      钟意撇下眼,腰线挺的笔直,高出他小半个头,居高临下的审视他,乍一看眸色灰暗无光,实则瞳仁里迸发出灼灼火焰,燃的连空气中的水分子都燥热起来。

    男人的声音沉至潭底,从紧闭的齿间嘶磨而出。

    “你碰了她”

    徐逸朗很认真的思索这句话,但他对“碰”这个字的理解俨然同男人相异。

    所以当他略显羞涩的正欲点头时,男人宽厚的掌心狠狠揪住他的领子往上扯,手臂上的青筋凸成延绵的小山丘,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他整个人提起,徒留脚尖一下下摩擦着地面。

    近乎悬空的姿势,他领口的空间极具缩小,空气愈发稀薄,气息全数卡在胸腔内,强大的求生欲让他用仅存的力气似图挣脱男人的手。

    他脸憋的通红,秒变暗红的猪肝色,“唔唔..”

    喉音已然破碎。

    钟意常年健身,力气大到惊人,若他真发了狠,连顾溪远都只敢远远眺望,嘴里感叹:“太特么凶残了。”

    所以手无缚鸡之力的徐逸朗显然不是他的对手,所有的抵抗都是杯水车薪,只会激起男人更为粗暴的力度。

    他无意识的瞟到男人的眸,只一眼,便让他后怕的全身发颤,是那种起了杀念的血光,没有任何逃生的可能。

    钟意见他眼白翻起,徘徊在窒息边缘,他沉了口气,理智也稍稍回来了些,一把拧起徐逸朗连拉带拖的朝里走了几步,随即用力甩到沙发上,男生重重的落下,强劲的撞击另他落地后呆滞了好一会。

    待他缓缓回神,颈脖处传来阵阵细碎的刺痛感,手抚上去,触到一条细长的口子,似因领口用力摩擦所致。

    男人垂头看他,挂着冰咧的笑,“你真该庆幸你的身份。”

    白家与徐家有生意上的往来,正常情况下,像钟意这种事业型的男人,一切都从利益出发,断然不会做出任何有伤两家关系的事情。

    可今天不一样。

    或者说,现在不一样。

    若不是有着这层关系,那拳头早在进门时就砸在他脸上,不到皮开肉绽钟意绝不松手。

    徐逸朗微微喘息,他思前想后了片刻,仍想不通自己哪里惹到男人,于是,他出于执念还是决定问清楚。

    他眼眸清亮,轻轻张口,嗓子哑了,“小舅....”

    “谁特么是你小舅。”男人回了句狠话,瞳孔往外喷着火,简单两个字,如点燃炸弹的火光,说话间他怒气上了脑,拳头在身侧拽紧,分分钟就要怼上去。

    可先一步,房内传出一阵窸窣的声响,“砰”的一声,似什么重物砸在地上。

    客厅处的两个男人同时一愣,钟意偏头看向传出动静的房间,又回头沉默的看了他几秒,随后大步往那处走。

    房内漆黑一片,唯有客厅映射进的暗光在门前围起小小的光圈,钟意走进几步,便敏锐的嗅到酒气,他的气息也跟着往下猛沉,沉到底的那一瞬,他杀人的心都有了。

    床边地上有一坨小小的人影,他没开灯,走到小人边上,低身,掌心刚刚触到她微凉的手臂。

    “啪。”

    徐逸朗按开了房间灯。

    昏黄的灯光算不上刺眼,但睡梦中的小丫头仍皱了皱眉,钟意一手挡住她的脸,将光遮的彻底,他抬眸看向呆站在门口的徐逸朗。

    他唇角似笑非笑,眸光却是冷的,“你灌她喝酒”

    不知怎的,徐逸朗突然有种不管答什么都会死无葬身之地的错觉。

    “我..”

    “闭嘴。”钟意收回目光,视线轻扫过醉瘫了的小丫头,衣裙整齐,白嫩的脖颈上无吻痕,裸露的手臂大腿处也没有乌青的指印。

    烦热的呼吸倏地落下,悬了几个小时的心终是触到了底。

    他轻巧将小丫头抱起,小脑袋贪恋般的噌噌他的胸,似嗅到了熟悉的气息,眉间褶皱骤散,她挪动身体,舒服的窝在他怀里,沉沉昏睡了去。

    走到男生身旁,钟意停下脚步,声音压得很低,似怕吵醒怀中的小人,但字音却似沾染了熊熊热焰。

    “以后离她远点...”钟意紧盯他的眼,警告道:“否则,我见一次打一次。”

    徐逸朗诧异的看着男人迅速消失的背影,脑中一万个问号飞奔而过。

    委屈又无奈。

    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钟意VS豆包(番外十四)

- PO18 https://www.po18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