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骗了我三个月?

樱桃(师生H) 作者:小花喵

第五十六章,骗了我三个月?

      整整五分钟,门外一高一低的两个人影保持着一动不动的姿势。

    一个低头看地,一个低头看她。

    顾溪远实在受不了这压抑至极的气氛,随口说了句:“额...我手机没拿...”

    待他逃也似的离开战场,钟意才冷着声道:“抬头。”

    豆包缩了缩脖子,小腿肚子软绵绵的,要不是靠仅存的理智强撑着,她怕是早就给吓跪了。

    “我不想说第二遍。”音色沉下去,重重的敲击着她脆弱不堪的小心脏。

    然后,她极缓慢的抬起头,对上他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

    两人相视而望,记忆入潮水,蜂拥而至,小尖牙被她磨的“咯咯”响,仍挡不住瞬涌而上的委屈。

    她眼眶泛湿,覆上一层模糊的水光,指尖狠掐进肉里,一遍遍提醒自己不许眨眼。

    至少,泪不落下来,她还能硬撑住。

    男人低眸,盯着她隐忍又胆怯的脸看了几秒,灼烫的火光炙烤着那颗猛烈跳动的心脏,他呼吸一落,生了薄茧的掌心僵硬的抚上她的脸。

    她睁大眼看他,难以置信。

    手指顶端的茧略硬,抵在她眼睑处稍重一压,豆大的泪滴翻滚而下,迅速滑过脸颊砸在地上,散开一处水花。

    他收回手,居高临下的看她。

    “骗了我三个月”

    他语调轻扬,却又寒光四溢。

    “小舅。”她吸了吸鼻子,急切道:“不是这样的。”

    “不是”他冷笑了声,反问她:“那你告诉我,本该在美国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豆包噎着泪,低头沉默片刻,不知怎么答。

    “小汐,我太纵容你了是么”他这话似在质问她,又似在质问自己,他寒着脸掏出手机,按下几个键后放在耳边。

    “我给你妈打电话,让她马上送你回美国。”

    电话里传来清晰的两声“嘟”,电话通了,豆包骤然清醒,垫起脚贴近他的胸,一手勾住他脖子避免自己滑落,另一只作势要去抢。

    小小声的求饶:“小舅,我错了,你不要告诉妈妈好不好”

    柔软的小身体紧紧贴上来,属于两个人的身体记忆在错乱的思绪中炸开。

    她抬头,他低头。

    无需多言,交错在空气中的灼热火光已证明了一切。

    什么都记得。

    什么都没忘。

    钟意片刻的愣神,话筒那头已传来轻柔温和的中年女声,“小意,怎么了”

    眼前这张圆嘟嘟的小脸上满是泪痕,她可怜兮兮的看着他,似恳求,又似哀求。

    “没事。”他艰难的挪开视线,终似败下阵来,低言道:“爸说明天回家吃饭。”

    那头应声,又随口叮嘱了他几句,这才挂断。

    小丫头还挂在他身上,胸前微微凸起的小笼包软软的倚着他,下腹紧绷的厉害,深埋在心间的欲望如狂兽,撕咬着每一寸流动的血肉,他气恼自己的情不自禁,还有持续高涨的汹涌欲意。

    “下来。”话里行间都在喷火。

    她被他这一声怒吼,脑子僵了瞬,有些委屈,也不敢再造次,乖乖的收回小手小脚,木木的站在原地。

    这时顾溪远恰好走过来,一见这大眼瞪小眼的场景,暗叹一口气。

    看来,又得他亲自出马了。

    “嗨,小汐,还记得我吗”他扬起唇笑,朝她摆摆手。

    豆包呆滞的点头,唤了声:“小远叔叔。”

    顾溪远直接忽视钟意那冰中带血的冷光,自顾自的跟她聊,“原来你的外号叫豆包啊”

    他盯着她的小圆脸笑了笑,“你别说,这外号还挺应景的。”

    豆包被他这么一说,本就惆怅的心情变得更糟了。

    她知道自己长得不算漂亮,充其量算个可爱,尤其站在苏樱这种“仙女”级别的人身边,更是没有一丝可比性。

    齐肩卷发,顶着一张18年未消退的婴儿肥的脸,笑起来苹果肌格外凸显,好在五官小巧,唇角边浅浅的梨涡,到是增添了几分甜意。

    可那也谈不上是美,绝对绝对谈不上。

    顾溪远见她状态不对,忙提议:“你先去换双鞋,小远叔叔带你吃好吃的,你不是最喜欢吃东西吗”

    “砰”。

    后脑勺被人重重一击,钟意冷不丁的骂一句:“你特么不说话能死”

    他吃痛的揉了揉头,再去看豆包,小丫头已经气鼓鼓的跑回了别墅。

    顾溪远倍感委屈。

    我是真心想帮忙的。

    豆包原本不想跟钟意一车,可又拉不下脸去当苏樱的电灯泡,磨蹭了好久才爬上车后座,可谁知钟意也跟着坐在后座,她胆怯他还在生气,缩着小身子贴在车窗玻璃上,座椅间空出宽大的间隙。

    顾溪远从后视镜里看向身后的两人,一人坐一边,井水不犯河水。

    他笑了笑,早说他们有事。

    还真没猜错。

    白老爷子从商多年,在A市也算是名门大户。

    他与钟意的父亲是多年挚友,一次出游时,他遭商业对手买凶杀人,钟意父亲帮他挡了一枪,在重症病房躺了小半个月,最后还是没撑住。

    当时钟意才10岁,白老爷子觉得愧疚,便收养了他,替他暂时掌管钟家的产业,待他成年全数还给他,还外加了白家的那份。

    老爷子没儿子,只有一个女儿,生豆包时差点难产而死,老爷子心疼坏了,顶着无后的压力也不许女儿再冒险。

    豆包一出生便成了白家上下的宠儿,老爷子愿她长大后温柔淑女,取名“白语汐”。

    可这丫头看着乖巧,性子却野的很,古灵精怪的,到处惹是生非,一犯了事就粘着钟意,眼巴巴的求。

    钟意平时话不多,大多数时间都面无表情,可对待这个从小看到大的外甥女倒是多了几分纵容,明里暗里不知帮她善后了多少回。

    导致一见着豆包的电话,嘴角便挂上一丝无奈的笑。

    顾溪远次次都猜的准,“又是你家的小魔王”

    钟意斜着眼看他。

    顾溪远接着说:“你也就对她有这样的耐心。”

    钟意深吸了口烟,眸光渐沉,慢慢的吐出来。

    是么

第五十六章,骗了我三个月?

- PO18 https://www.po18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