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六、想要我怎么做?

樱桃(师生H) 作者:小花喵

三十六、想要我怎么做?

      玄关光线很暗,他背着光,几乎看不清他的脸。

    “帮我解开。”

    低沉的嗓音,蛊惑的人不得不照做。

    苏樱咬着下唇,小手麻利的解开皮带扣,“吧嗒”一声,在黑暗中异常清晰,拉链声小的几近消失,却像在心间慢慢划开一道口子,喷涌而出是灼烫的热流。

    “老师。”她抬头看他,轻轻吐出两个字。

    男人没说话,覆上她的手背,引导她去取悦那根硬到快爆的器物,肌肤相亲的那刻,苏樱被烫的想缩回,却被他更用力的禁锢住。

    “不喜欢”他问。

    苏樱摇头,不再逃避,掌心轻轻包裹住器物,顺着他的动作上下滑动几下。

    真的好烫,烫的她身子都快燃起来了,雪白的肌肤慢慢渗出汗渍,她偏过头慌乱的吐着气息。

    “轻点....嘶...就这样...”

    她耳边是醇厚低哑的微喘声,炙热的呼吸涌入耳道,一点点的烫化她的理智。

    器物又硬又热,在她小手的撸动下愈发肿胀,热源从掌心融入全身每一处。

    私密处酥痒难耐,早在被他大力揉捏乳肉时,花穴便已湿润成灾,她不自觉的夹紧腿心,重重的磨蹭几下,挤压间激起了暧昧的水声。

    黏黏的,滑滑的,动听的不得了。

    男人笑了笑,手指慢慢探向她腿间,在她穴口轻轻一划,指腹水光四溅。

    他低头亲吻她的颈窝,“够湿了么”

    脖间一热,苏樱的身子微微颤动,低头“嗯”了声。

    他松开她的手,将她反身压在门上,身后响起淅索的拆包装纸的声音,她想回头看,却被宋艇言顺势吻住,舔弄她软糯的唇瓣,吻得她脑子一片空白,热情的回应他。

    大手揽过她的腰,压下她的腰线,浑圆的臀肉微微上翘,两腿间,是两片紧闭的粉肉,源源不断的汁液从缝隙间溢出。

    是禁忌,又像是无声的邀请。

    他猛地松开唇,苏樱来不及呼吸,下一秒,黑亮直发在微光中荡出妩媚的幅度,她昂起下巴,整个人陷入愉悦与痛苦并存的纠缠中。

    “唔。”

    后入式本就插的深,再加上小女人入事不久,小穴敏感的一塌糊涂,火热的源头用力挤磨开两片嫩粉的软肉,刚往里深入进几寸,就被下面这张小嘴含咬的动弹不得。

    男人喘了口粗气,低头吻上她的肩头,每一次的亲吻都极近温柔。

    “樱桃。”他闷声而出。

    这两字宛如魔咒,一经他的口,苏樱便被撩的两腿酥软,身子下滑,男人手臂一紧,器物也顺势向内滑入一寸。

    她皱眉,“疼。”

    宋艇言将她的身子压在门上,含住她的耳,气息温热。

    “真这么难受,今晚不做了。”

    “不要。”她拒绝。

    “舍不得你疼。”男人两手掐她的细腰,作势要退出器物。

    抽出的瞬间,小臂被苏樱反手抓住,力度稍重,有几分坚定的决绝。

    “给我...”她喉间压出细细的哭腔,“求你了,老师。”

    空气凝固了几秒。

    她回头的下一瞬,高昂的娇喘声响彻整个屋子。

    他就这么直直的撞进来,裹着汁水一插到底,她疼的连骨头缝都酥开了,说话的力气尽失,两手撑在门上,被他从身后一下一下的撞开。

    抽出时带出一层薄薄的粉肉,徒留头部在体内,插入的力度凶狠,源头抵着宫口轻轻顶弄,苏樱受不了,“咿咿呀呀”的唤出声。

    男人插弄的速度并不快,慢条斯理的完成好每一次抽插的动作,磨的人心智涣散,不得不随着他的节奏晃荡白嫩的臀肉。

    他的手指伸向泥泞的交合处,揉弄她的小肉芽,声音嘶哑,“放松一点...”

    “唔...轻点...”她小声哭诉,“你轻点。”

    宋艇言笑:“咬这么紧,怎么轻”

    苏樱瘪着嘴,那根硬物还在体内不急不慢的进出,她甚至能感受到盘旋在上的青筋刮过内壁的力度,酸胀感侵入她的每一寸皮肤内,甚至连呼吸都失了分寸。

    她咬牙,泄愤似的收紧蜜穴。

    身后的人浑身一紧,极沉的喘息,他滚烫的身体压上来,将她狠狠抵在门上,软嫩的乳肉被挤压出各种形状,他勾紧她的腰,舔她颈后的嫩肉。

    “想要我怎么做”他声音低沉诱惑,欲意浓烈。

    他粗硬的那根深埋进湿滑深处,就这么紧紧贴着她,缓慢停下动作。

    难耐的,空虚的,不满足的情绪在心间交织成网,密密麻麻的延伸进五脏六腑中,她学着他要她的动作,用身体去套弄体内狰狞的某物。

    他不让,两下便禁锢住她乱扭的身子。

    她委屈极了,又不知该怎么求,“老师...老师...”软着嗓子一声声的唤。

    他退开些,细碎的吻落在她纤弱的背上,她舒服的哼起来,男人眯着眼,慢慢抬起头。

    “啊啊...唔...”

    体内的硬物暴戾般的抽送起来,又密又狠,她娇呤两声便被他捂住嘴,声音从指缝中溢出,生生的激出几分禁忌感。

    “是这样吗”他在耳边低问。

    身后的男人几乎瞬间失控,插弄的力度一下比一下重,顶端刮过敏感深处小肉粒,他觉得不够,抵着还往里顶弄几分,用力撞开娇嫩的宫口,她脑子一麻,淋漓的透明液体随着他抽送的动作滑至腿间。

    性器相磨的水声,腻的让人心发颤。

    “唔...慢...唔...慢点...”

    苏樱终于知道失控的宋艇言有多恐怖,更恐怖的事,几乎每一场性事,他都会失控,无限度的索取,榨干她的每一寸灵气。

    “樱桃。”他在她耳边轻喘,音色包裹着浓浓情欲,却异常深情,“留在我身边,我想每天,都这么要你。”

    她听得迷迷糊糊,不知怎么回应,鼻间呼吸不顺畅,难受的摇头,他松开手,苏樱大口喘气,随即又被撞的娇声连连。

    “老师。”她眸光润泽,恳求的哭声,“慢点...呜呜...太深了...”

    男人结实的小腹与弹性十足的臀肉正面碰撞,暧昧的“啪啪”声似暖流,连骨肉间的虚缝都被填满了。

    冰冷如苏樱,从未想过忍了这么多年的泪水,会尽数泼洒在床笫间,她不爱哭,却会被轻易操哭。

    “要到了么”他声音哑的吓人。

    “唔...嗯...”

    她不明白他的意思,但她却记得清楚的记得高潮的感觉,极致的愉悦感,酥软入骨,漫散到血液里,整个身子像泡在热水中,又暖又热。

    酥痒感堆积成山,热浪一下比一下猛,宋艇言舔她耳垂,插的愈发凶猛。

    几乎在同一时间,一轻一重的喘息声骤响,苏樱闭着眼感受汹涌的快感在体内肆意的冲撞,埋在体内的粗长一紧一松的收缩频率,那强劲的喷射力度,激的她身子一抖,随即软进他怀里。

    夜很深,宋艇言坐在床头,垂眼看熟睡的小女人,她睡的很安稳,黑长发散落一床,将白皙的小脸衬的愈发明媚动人。

    “滋滋。”床头手机震动声响起。

    他看了眼,回身先为她盖好被子,这才拿过手机,等房门关上后才慢悠悠的接通。

    “宋老师。”那头毫不掩饰的笑,“您这是进了温柔乡,舍不得出来了”

    钟意道:“我打了一晚上电话,您这会才得空。”

    宋艇言懒得理他,“什么事”

    “你确定想清楚了执意要跟你们家太后斗”钟意好言相劝,.宋老师,两败俱伤,可不是什么好结果。”

    他淡声:“我知道。”

    那头倒吸气,“其实玩玩就好了,何必这么拼命,你知道你得损失多少...”

    “钟意。”宋艇言打断他,视线落在那张紧闭的房门上。

    ”我有责任保护她。”他音色沉,却掷地有声。

    “对她,我从来都不是玩的。”

    走两章剧情把,喵必须要交代一些事情了,嘿嘿嘿。

    唔~夸我~要夸夸~

    我想开沈屿阳的文~呜呜呜~

三十六、想要我怎么做?

- PO18 https://www.po18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