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这样还疼么?

樱桃(师生H) 作者:小花喵

十四、这样还疼么?

      话剧社。

    台上排练的热火朝天,苏樱却风情万种的坐在台下,一脸漠然。

    身旁的豆包把大红苹果咬的“卡蹦脆”,含糊不清的问:“那..那你最后成功没”

    苏樱面色平淡的转头看她,下一秒小脸微微皱起,沮丧又惋惜,“我睡着了。”

    豆包一楞,咽到一半的食物生生的卡在咽喉处,脸憋得绯红,半天开不了口,只能默默的竖起大拇指,表达内心的敬意。

    苏樱深深的叹了口气。

    那天身子本就虚弱,又被他三两下撩拨的浑身无力,最后居然在他怀里晕乎乎的睡了过去,醒来时他已不在,只留下一小锅热腾腾的白粥,还有贴在上面的留言条。

    简单的几个字,醒来记得喝粥。

    苏樱盯着小纸条,来回看了好几遍,硬是舍不得撒手。

    字如其人,他的字迹隽秀,又隐着丝丝飘逸之感,仿佛见着他的字就能嗅到他身上清新的气息,让人止不住的想念他胸腔炙烫的温度,紧紧包裹着她的身体。

    很暖很暖。

    “哟,我们的女主角终于舍得来排练了”又是熟悉的讥讽声。

    苏樱从混乱的思绪中回过神,冷冷的盯着来人。

    台上排练的学生们也纷纷停下,目光聚焦到这边。

    豆包站起身,一脸不爽的挡在苏樱前面,“徐鹿,你就不能好好说话”

    “我跟她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这小跟班来搭腔”徐鹿顶着厚重的浓妆,大白眼要翻上天了。

    豆包气到了,“你..”

    苏樱拉住豆包,径直起身,身高巨大优势下,直接高出徐鹿半个头,居高临下的看她。

    “你似乎对我是女主角很有意见”苏樱淡声道。

    “哪敢啊...”徐鹿轻蔑的瞥了她眼,“你可是我们社长大人钦点的女主角,谁敢有意见”

    苏樱微微弯腰,直视她艳俗的眼妆,声音凉的吓人,“既然不敢,那闭嘴会吗”

    她又说:“还是非得让我教你怎么闭嘴”

    徐鹿噎住,舌头不由打转,“你..你什么意思”

    “听不出来吗”苏樱了然一笑,“我在警告你。”

    她笑容渐收,一字一句的说:“徐鹿,别再惹我了,也别在我面前晃,烦人。”

    徐鹿嘴张合了半天,彻底发不出声了。

    以往对于她的挑衅跟嘲讽,苏樱权当没听见,说白了就是不屑搭理。可真等苏樱回应了,她一下慌了神,眼底嚣张的气焰也消退了大半。

    旁边看热闹的几人见她这欺软怕硬的怂样,围成一团小声议论起来。

    苏樱拉着豆包转身就走,却被姗姗来迟的社长挡住了去路。他看着她,又惊又喜,瞳孔闪烁着亮光,语气却有几分慌张,“樱桃...你终于愿意来排练了..”

    苏樱冷淡的看了他眼,又看向他身后的女人。

    “你来的正好。”她松开豆包的手,身子站的笔直,语气不咸不淡,“从今天起,我退社。”

    叶沢一脸错愕,“樱..”

    “再者。”苏樱打断他的话,厌恶至极的目光落在他身上,“不要叫我樱桃,叶沢,这两个字不是你能叫的。”

    话毕,她收回冷冽的视线,拉着懵逼的豆包扬长而去。

    叶沢低垂着眼,整个人似沉下去,眼底落满了受伤。

    “社长..”徐鹿想安慰他,可手还没触到他的身体,就被他一把掀开,怒吼道:“滚开。”

    她被这一吼,吓的直接飚出泪来,呆站在原地,盯着他愤然离去的背影,垂在身侧的手慢慢紧握成拳,青筋暴出。

    豆包将苏樱送到停车场,小心翼翼的开口问:“小樱桃,你今天怎么火气...这么旺盛”

    苏樱优雅的抚平衣服上的细小褶皱,想了想,蹦出三个字:“欲火吗”

    “咳咳咳...”豆包无言以对,看了眼不远处,“你的灭火器到了,我先撤。”

    说完逃也似的跑了。

    苏樱抬头,一眼便见到男人欣长的身影,眸色骤亮,泛着嫩粉的光泽。

    她穿着宽大的白衬衣,松散的包裹住纤细的身体,牛仔短裤被遮盖住,露出两条白花花的大长腿。

    她扬唇笑起来,在落日昏黄的光芒映照下,笑的格外清纯明亮。

    宋艇言走近,见到她丝毫不惊讶,轻问了声:“身体好了”

    “好了。”她清脆的应道,两步凑近,抬头对上他温柔的目光,心底痒痒的。

    若不是顾忌身处在学校,她还真想扑上去。

    男人似察觉到她的动机,往后退了一步,转身上车。

    苏樱跟上去,极其自然的打开副驾驶门,关门,系好安全带,乖巧的坐着。

    宋艇言侧目瞧见小女人温顺的模样,不禁失笑。

    她似乎有千万张面孔,时而张狂,时而柔弱,时而娇羞,时而乖戾。

    即使顶着虚弱的身子也要气势汹汹的将他压在身下,可又抵不住他的撩拨,几下便软在他怀里,心安理得的晕睡过去。

    她睡得很沉,脸轻贴在他胸前,乖得像只毛绒绒的小猫。

    如同现在这般,似乎不管你提出什么要求,她都会甜甜的笑,软软的应。

    车开出校园时,暮色彻底暗下去,红绿灯的间隙,宋艇言目光不经意的落在她肤白如雪的长腿上。

    “你怎么总是不好好穿衣服”他问。

    苏樱转头对上他的眼,音色轻柔,“哪有..”

    男人眉轻挑,不说话,苏樱忽的想起什么,忙解释道:“那是餐厅要求的..不是我..”

    宋艇言收回目光,指尖在方向盘上轻点几下,“那家餐厅,你以后不要去了..”

    “嗯”

    “想见我,不需要这么麻烦。”他语气平和,却又能隐隐听出几分纵容,“学校跟家,哪里都能堵到我。”

    完全被看穿的某人拼命咬紧唇,仍掩饰不住眼底汹涌的笑意,隔了几秒才故作镇定的回:“好。”

    车开到一半,车内响起巨大的“咕噜”声,苏樱惊慌失措,下意识捂住正在奋力“抗议”的肚子。

    男人偏头看向她,“饿了”

    苏樱头摇的像小波浪,可肚子仍在“咕咕”叫不停,最后她一脸沮丧,任命般的点点头。

    他轻笑,“想吃什么”

    “老师做给我吃吗”

    宋艇言稍有兴致的盯着她澄亮的黑眸,慢悠悠的说:“我会的不多..”

    小女人微微侧身看他,低声嘟囔道:“至少比我厉害。”

    “嗯”

    她很诚实的回答:“我只会做咖喱饭。”

    “咖喱饭..”他不急不缓的重复了遍,又问:“这个需要厨艺吗”

    “当然要。”苏樱扬声道。

    “我做的咖喱饭是有绝密配方的,口感绝无仅有。”

    宋艇言见她幽黑的瞳仁越说越亮,到还真来了点兴致。

    “要不我们打个赌。”苏樱一脸认真,神情专注,“若味道好,你亲我一口..”

    男人垂眼看她,听她慢慢把话说完。

    音量渐虚,“若味道不好,我亲你..”

    怎么听都是个不平等的赌约,男人却唇角一勾,“好啊。”

    过了个路口,车子猛地掉转个头。

    苏樱心一紧,“去哪”

    “超市。”男人的眼底晃过一丝笑意,“你的咖喱饭,不需要食材”

    某女囧到,“要的。”

    超市里。

    男人负责推车,身边的小女生负责四处搜罗食材。

    男俊女美,又穿着同色衬衣,站在一起俨然是一对甜蜜的小情侣。

    苏樱将挑好的咖喱放在车里,尽量避开他的视线。

    宋艇言敏锐的捕捉到她额角的小红印,眉间微皱,“怎么弄的”

    “不小心撞到货架了。”她眼眸湿润的看他,小嘴微张:“好疼。”

    然后,她的呼吸瞬停了几秒,额角被温热的气息触碰着,轻柔细按。

    是他的指尖。

    他声线柔和,紧盯着她的眼,“这样还疼么”

    苏樱抿嘴笑,“不...不疼了。”

    他的手落下,她昂起头,泛热的目光恰好碰撞到一起,空气中有“噼里啪啦”的暧昧火光在肆意滋生。

    她的视线滑到他浅粉的唇瓣上,一阵口干舌燥,身体不自觉地上前一步,踮起脚就要亲上去,却被宋艇言两手轻压住她的肩。

    他无奈又好笑,低声提醒她:“这是在超市。”

    瞬间清醒的某人,转过身拼命用手扇风,脸炙烫的近乎融化。

    她懊恼的闭着眼,真的真的,太丢人了。

    “可以走了吗”男人在身后问。

    她缓缓回身,却没勇气去探他难掩笑意的眼,闷闷的回,“走吧。”

    他们走后,旁边的货架处走出来一个人,神情怪异的看着一前一后消失的身影,笑容逐渐扭曲,掏出手机拨通电话。

    “是我,你在学校论坛上帮我发几张照片。”

    “标题吗”她眸光猩红渗人,声音从唇齿间嘶磨而出,“当然越劲爆越好..”

    这个算过渡章吧,下章撒糖吃肉,喵发誓,最差有小炖肉吃,嘿嘿嘿。其实真的不会这么快,你们别急哈,等大肉顿好,就换换各种口味。

    说好的本文不长,怕是要打脸了,这进度。。哭哭。。

    多留言喵就多点码字,爱你们,啾咪~

十四、这样还疼么?

- PO18 https://www.po18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