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意VS豆包(大結局中)一萬字2

樱桃(师生H) 作者:小花喵

鐘意VS豆包(大結局中)一萬字2

      客厅门窗紧闭,窗外连一丝微光都渗不进来,黑漆漆一片。

    茶几上摆房着笔记型电脑,本就不大的沙发上挤挤嚷嚷的坐着两个人。

    电脑屏上的画面热辣又撩人,两人边看边咽口水,苏樱侧了侧身,她能明显感觉到湿润的花瓣正在往外肆意的淌水,轻薄的底裤被完全浸透,黏黏的贴着下体,难受极了。

    豆包两手捧着脸,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萤幕。

    苏樱憋了口气,待气息一落,她摘下耳机,忍不住吐槽,「你干嘛看这个?」

    「我在认真学习啊」小丫头昂起头,一本正经的回答,「多学习这方面的知识,有助于爱情保鲜,更何况学海无涯、学无止境、学」

    「行了行了。」苏樱不耐烦的打断她,怼了句 nbsp; ,「既是学海无涯,那你脸红什么?」

    「我哪有?」

    樱桃不语,捏着她的肉爪往她脸上抚,小手被热源包裹,她惊呼,「好烫。」

    小女人甩开她的手,两手抱着肩,十足的女王范,冷声警告她。

    「你慢慢闹吧,我不陪着你发疯了,我现在就要去找老师。」

    她起身刚走两步,纤细的小腿就被人紧紧抱住,小丫头顺势往地毯上一坐,眸光水润,可怜兮兮的看着她,只差撒泼打滚了。

    「樱桃我的好樱桃你再陪我一晚就一晚你看我一个人待在这个屋子里,爹不疼娘不爱的,多可怜啊. 」

    她干嚎一嗓子,假模假样的挤出星点眼泪。

    樱桃瞅着她凄惨的小模样,于心不忍,抱怨了句,「谁让你给我看这个的,看的我」

    看得她真的好想要啊

    想的要疯要入魔了

    豆包一听她软下来,赶紧伸出发誓的三个指头,「那你说想干嘛,我绝对无条件配合。」

    苏樱轻叹一声,飘忽的眼神不经意的瞥向不远处的玻璃柜,里面有2瓶珍藏的红酒,那还是她跟宋艇言订婚时的伴手礼。3VV。Rouwenxia osHuo。

    「喝那个吧。」

    小女人下巴一扬,「醉了就睡,明早醒了,你就给我乖乖回家去。」

    豆包这会儿连半点抗议的心思都不敢有,顺从道:「喳,仙女姐姐说啥就是啥。」

    不胜酒力的两人几口酒下肚,双颊驼红的能滴出血来。

    沙发虽软,但没地上自在,素来讲究的苏樱也借着三分酒意被豆包拉着席地而坐。

    小丫头纤细的手肘撑在沙发上,掌心托着头,打了个响亮的酒嗝。

    酒气怒冲头顶,思绪乱飞,她傻乎乎的笑,「樱桃你喝了酒像像只小狐狸」

    歪靠着茶几的小女人不甘示弱,「那你呢?」

    小丫头大声呼着:「我是可爱的小豆包又软又香的豆包」

    苏樱眯着眼,眸底泛起狡黠的光,「又软又香,挂不得你小舅这么爱吃」

    「小舅」

    豆包将脑袋搁在沙发上,撅着小嘴,低声嘟囔:「我好想好想小舅喔」

    她又说:「但我一想到他跟其他女人我就很难过难过的快死了」

    樱桃不解的问:「豆包,你明明对所有人都宽容善良,为什么偏偏对你小舅这么苛刻?」

    小丫头沉默了几秒,眼皮撘落,眼睑处的睫毛缓慢煽动,她轻柔的开口道:「因为我爱他」

    她声音轻飘飘的,似醉话,又不似醉话。

    「其实我知道,你说的那些都对,小舅他不是圣人,他是个正常的男人,他有生理需求也是理所当然的,何况我们之间有年龄差距,这是没法逾越的鸿沟。」

    「但你知道吗樱桃,我有时候想啊,如果如果我当时能再勇敢一点,发现自己爱上他时就不顾一切的向他表白,你说,他会不会就完完全全的只属于我一个人。」

    「他现在完全属于你,不够吗?」

    「好像够,又好像不够。」

    小丫头喃喃细语,「樱桃,我真的爱了他很长很长时间了」

    豆包侧头看她,聚焦早已模糊不清,只能隐约见着她精致的轮廓。

    「我从小特别调皮,到处惹是生非,妈妈希望我当一个仪态端庄的大家闺秀,所以十岁那年,即使外公百般阻拦,她还是铁了心要把我送到国外的淑女学校读书。」

    「我妈妈多固执啊,我当时也以为自己躲不过了,可在出发的前一天,小舅突然回来了,他很生气,在客厅冲妈妈发了好大一通火,妈妈说,他这么娇惯着我,迟早有一天会出事。」

    说到这,小丫头眸底柔光熠熠,「小舅说,只要我开心,我想怎么闹都可以,他愿意惯着我,惯一辈子都行。」

    「我我当时虽然才10岁但我却能清楚的分辨自己的心,我的心告诉我,这个男人,我想要一直陪在他身边。」

    豆包说的很慢很慢,苏樱却听得格外认真,一番真情表白过后,她心底软极了,拨了拨小丫头额前零散的碎发,露出那张微醺的小脸。

    「你把这些一直都埋在心底,忍得很辛苦吧?」

    豆包点头,下一秒又摇头,她傲娇的说:「我成功了,所以一点都不辛苦。」

    苏樱莞尔笑了,朝她举杯,小丫头顺势一碰,两人默契的饮尽杯中的酒。

    酒过三巡,豆包已醉成一只小猫咪,乖顺的缩在沙发上呼呼大睡,苏樱浑身软绵绵的,凭借着最后一丝理智给宋艇言打电话。

    醉酒的嗓音又甜又酥,「老公,我好想你。」

    那头男人被撩的全身发热,狠咬着牙,低声道:「喝酒了么?」

    「嗯」

    「我来接你好不好?」

    小女人娇滴滴的应,「好啊接我回家」

    宋艇言一路上连闯了五个红灯,油门都要被他踩烂了,三十分钟的路程硬是十分钟便跑完了。

    门铃声响了几遍,苏樱勉强撑起身体走到门前,门一开,她还没看清楚人,就被人一把揽入怀里,门一关,她被人压在门后啃咬。

    他吻的很用力,张口含住她的小嘴,湿滑有力的舌头缠着咬着,吸吮她口中浓郁的酒香。

    「唔唔」小女人两手轻推他胸口,脸颊胀的紫红。

    男人压抑的喘了声,脸退开一寸,舌尖在水润娇艳的唇瓣上细细的勾舔。

    「樱桃,我想你想的快发疯了。」

    苏樱抬眼,眼前的一切都模糊不定,唯见他那双橙红的眸子。

    她两手环着他的腰,脸颊蹭蹭他的胸,昂着头看她,眸底灿若星光,「我错了,回家补偿给你好不好。」

    宋艇言笑,在她红润诱人的脸蛋上亲了口,「怎么补偿?」

    她垫起脚,在他耳边轻轻吐息,「我学了点新花样,想跟老师试试。」3VV。Rouwenxia osHuo。

    男人一阵热血翻涌,连呼吸都乱了分寸,圈着小女人就欲往外走,苏樱却扭着头提醒他,「豆包豆包」

    宋艇言顺着她的目光望去,沙发上睡着小小的一坨,他停了步子,拿出手机给钟意打电话。

    那头接的很快,男人也不说废话,「我的人,我先带走了,你的人,你自己过来照顾吧。」

    钟意急了,「她怎么了?」

    宋老师抱着人急吼吼的往外走,只说了句,「喝醉了。」

    等钟意火急火燎的赶到公寓,并用备用钥匙打开大门时,沙发上的小人早已不见踪影,他低眼一瞧,见小丫头正紧搂着抱枕,侧躺在柔软的地毯上,呼吸声均匀且绵长,睡的分外香甜。

    他走路的声音很轻,生怕吵醒了她,到了她跟前,他半跪下,颤抖的指尖轻触她滚烫的脸颊,空气里弥散着浓烈香醇的酒气,入了鼻息见,他也似被灌了一壶美酒,甘愿迷醉其中。

    思念的滋味有多折磨人,这几日钟意算是体会到了极致。

    小丫头一生气就闭门不出,他连偷偷看她一眼的机会都没有,憋屈的郁火无处发泄,睡觉也只能干瞪着眼,整晚整晚的睡不着。

    他索性拉着一众管理层陪他加班到深夜,他们个个叫苦连连,却又不得不屈于他的威严之下。

    这么多年来,钟意能精掌握生活与工作的大小事宜,从没出现过一丝纰漏。

    唯独对这个小丫头,他是一点儿招都没有。

    他有多疼她,她心里清楚的跟明镜似的,若捅了什么大篓子,他这边还没来及发火,她就软声软气的求饶,低眉顺眼的小媳妇样,看得人一句重话都说不出,认命般的帮她收拾一个又一个的烂摊子。

    指尖忽的一紧,钟意低头,见小丫头松了抱枕,小爪摸上他的手,扯着往自己怀里放,脸颊顺势贴着他的手臂,小口呵着热气,融进他敏感的肌肤里,酥酥痒痒,令人心生荡漾。

    「汐儿。」他试探性的唤了声。

    小人身子一动,两手用力一收,搂得更紧了。

    她很依赖他。

    即使醉了酒,她依然能迅速寻到属于他的气息,圈在手心里,如同锁在心底一样。

    他一手托着她的肩将她扶起,小丫头松了些力,他便顺势抽出,另一手勾着她的腿弯,将她打横抱起。

    她的头深埋在他怀中,似嗅到熟悉的烟草味道,喉间溢出绵软的小奶音,「小舅」

    他的呼吸沉了又沉,最后还是按捺住如波涛般的欲念,将小丫头轻放在床上。

    两只小手揪着他的衬衣不肯撒手,钟意没法,只能随着她躺下,极克制的低头吻了下她的额头。

    稍纵即逝的触碰,却让男人无比满足,胸腔内空缺的一大块也被填补的满满当当。

    她在他怀里。

    她没有离开他。

    小丫头睡觉向来不老实,不过一会儿工夫,整个人便成了无尾熊,手脚并用的缠紧他的身体。

    她身上清甜的沐浴香气隐在醉人的酒香里,成了最猛烈的催情药。

    几天不碰她,已然到了钟意的极限。

    男人低头寻着那张粉嫩的小嘴,想将其吞入腹中,可吻上的那一刻,他却停了动作,不敢再深入的索取。

    若现在将她剥干净一口口吃下去,等小人醒后,会不会再给他冠上一重罪名?

    一想到这,男人便不敢轻举妄动了。

    PO18  .po18.de

鐘意VS豆包(大結局中)一萬字2

- PO18 https://www.po18c.com